Posts tagged ‘旅行’

印度乱弹A-Z(1)

-A-
印度人很热情,体现之一就是主动邀请你为他拍照。走在街上,即有人向你打招呼,做出乐于上镜的样子。拍完了,继续呼唤五米十米开外的朋友过来,摆出各种酷样,那表情,相当的过瘾。他们似乎不太关心最后的效果如何,因为没有人要求我回放照片,只有一个例外。一天早上我坐上Tak在班加罗尔游车河,红灯等待的当儿,正好拿着相机到处拍。冷不防一张典型的印度笑脸隔着镜头扑来,原来是一位骑摩托的老兄要求我帮他拍照。没问题!咔嚓过后,绿灯亮了。于是各种Tak摩托鸟兽散。大概10分钟过后,感觉旁边骑车的人看着这么眼熟,原来还是那位老兄,人家在行进中递给我一张名片,要求我把照片发给他。然后,扬长而去。

-B-
路过一家门外霓虹闪烁的看起来颇高档的餐厅,门面大概有15米宽,一半用玻璃墙隔成了厨房,另一半有一个小门,被热情的门客吆喝进去。咦~里面的空间怎么这么小,进深10米不到,几张卡座紧凑的拼在一起,餐厅空无一人,除了5位男服务员,有点货不对板啊。刚坐下,停电了,伸手不见五指。“我会不会被打劫?要不要立马起身循着记忆夺门而出?服务员加上门客是5个大男人,会不会把我用被麻布裹起来?抛到河边,嗯,恒河…”故事编到最后,自己忍不住在黑暗中笑起来。两分钟后,来电了,人家5个服务员就站在停电前的位置,纹丝不动,停电,早就是这里的家常便饭啦。让他们觉得怪异的估计是我这个女食客在黑暗中发出的莫名其妙的笑声吧。
在班加罗尔的夏季,停电是件普遍的事情,普通的办公楼基本一天会断4,5次电,5星级的酒店也不例外,没有UPS,不过很快就可以切换到备用电源。住宅区就要差些,据说通常每次断电都在1小时以上。印度的IT业近年发展迅速,班加罗尔更是号称印度的硅谷,其地位类似于深圳之余中国。就在这样一个相对现代化程度较高的城市,其基础设施也比我们落后好几条街。印度的IT业赶超中国?我比较不厚道的笑了。

-C-
半夜的航班,酒店安排了车到机场,车上先打个盹。迷糊中听到司机说:“我已经连续工作3天。又累又饿…但为了养家糊口…几个司机都休假,剩下的人要干他们的活…”从后侧面看到他不停眨着的眼睛,一身冷汗,睡意全无。得想办法让他保持清醒。于是拉家常,这个我擅长。中途他突然停车“实在太饿了,等下我去买点东西”于是他的身影飞快的变小,笼罩在过往车辆大灯打出的巨大光柱中。空手而归”东西卖完了“他指指远处一个黑影,原来是一个路边摊。终于达到机场,松了一口气,我提醒他注意安全,开完这班车赶紧回家睡觉。他说”代我问你的丈夫和儿子好”“..?…好!也请帮我祝你妻子生日快乐!”他咧嘴一笑,露出两个酒窝。瞎聊至此,我们已经俨然两深交。

大理洱海之日光倾城

洱海上的日光,只能用霸道来形容!

大小情人

hawky同学以前总说我:“你不要总问小宝爱不爱你。这个问题真是无聊加烦人!”我自觉理亏的不再问这个问题了。
今天我才突然觉得吧,某某人其实是嫉妒!!!

@大理 双廊 大建旁村

 

在印度

    我去的城市于印度大概是深圳于中国,并不算典型的印度传统城市。所以,随便乱走吧,反正也不会错过什么。为了深刻贯彻到处乱走的企图,在步行回程的路上,我还把地图给弄丢了(当然不是故意的)。

    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没有路牌,黄土纷飞,不知道方向的街头,并且铁了心不打车,要走回到只知道名字,不知道具体所在地的酒店,还真不是“闲”逛就能完成的。走了大概5-7km,在一条从来没有路过的小路上,已经没有出租车和机动车的影子了,迎面走来一个年轻的抱着小孩的妇女,我微笑着的和她招呼,她羞涩地向我点点头。在我们插肩而过已经相距大概5米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声似乎酝酿了很久才发出的“Hello”,是年轻的妈妈转过身特意再次向我打招呼!心情颇佳,一转角,抬头就看到了酒店暗红色的楼,好像神的指引。在印度盲走的一下午,我觉得自己的旅行体验好像又完整了那么一点点。借用Majo同学的话,不是完美的完整,是完整的完整。

这车叫Tak Taxi,满街都是。走出酒店,名叫Shafi的司机就追着介绍说50卢布可以带我逛2小时。为防沟通有误,我拿出100卢布,做出撕成两半的样子。Shafi大笑着说,数目是对的,但撕成一半的钱不接受。班加罗尔的酒店动辄1,2百美金,Tak一天才200卢布,不知道是前者贵得离谱还是后者便宜得离谱。


满面尘灰的回程我觉得还是拍影子比较靠谱点。

飞过

除了狮子豹子长颈鹿大象河马犀牛各种动物,我看到和拍到了各种花,各种草,各种大场景和小清新,简洁和繁复,生生不息…….整理图片时,有个声音在耳边萦绕:一定要!重!返!非!洲!

@Lake Nakuru,五只鱼鹰飞过湖面

渺小

@马赛马拉
树多渺小,人多渺小,激动心动甚至心痛都很渺小。

带孩子旅行

 关于带孩子旅行,欢迎提问,尽力解答。

《迷失东非-Lost In Kenya》上线(已于2013年出版)

去旅行… …
一个人走,是精彩,
两个人走,是浪漫;
三人行,是幸福;

和最爱的人,去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迷失东非-Lost In Kenya》游记:http://www.sissi.com.cn/travel/kenya2011.htm

《迷失东非》《嘻行中欧》两书已经出版,当当卓越及各新华书店有售

Continue reading ‘《迷失东非-Lost In Kenya》上线(已于2013年出版)’ »

【置顶】《行走捷奥德(2010)》上线!

我的故乡在远方-台北眷村

以下内容转自网络:
民国 37 年 (1948年)11 月底,国共内战告急,大陆青岛之联勤四十四兵工厂的员工及眷户们匆匆搭乘太康轮渡海到基隆上岸,继而迁往台北市日据时代为日军陆军库房的联勤第四十四兵工厂之地「暂住」。初始兵工厂员工及眷属以四四兵工厂为家,怀抱着一年半载后回乡的心,以布幔为隔间展开生活,并同时开始兴建四四南村。后因人口增加,又陆续增建四四东村及四四西村,至民国 40 年(1951)年三村据以落成。而南村也成了这些兵工厂员工及眷属待了五十个春夏秋冬的故乡。

台北地标“一〇一”大楼脚下,保存有台北地区最古老的眷村—四四南村。台湾著名舞台剧《那一夜我们说相声》里面讲述的故事就是来自四四南村。一九四九年,随国民党撤退到台湾的军人眷属被安置在这里,一开始大家认为这里只是短暂的落脚处,但是这个短暂的家最后却成为他们的归属居所。如今,矮小的四四南村被高楼大厦包围,有种冲突美感。色彩鲜明的木框窗户,斑驳的大门,静静伫立的路灯,见证了台湾第一眷村的旧日时光。

四四南村,静静站立在台北最繁华的信义区,早已无人居住。这样的景点,好像一个化石,你可以通过它看到些许的过去,但无法去体会历史。眷村文化纪念馆(内部禁止拍照)展出了当年眷村的点滴生活场景。其中一块展板,让人尤为动容: 展板黑色的背景上分布着众多地名:开封,日照,重庆,青岛… …围绕着画面中的2条横线和上面的歌词“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随着文字向右延伸,地名越来越稀疏,最后在“流浪”一词旁,孤单的立着“台北”。思乡之情,流离颠簸之意跃然纸上,让人不胜唏嘘。随着眷村的消失,老一辈的离去,新的台湾人已经不需要思考“我的故乡在哪里”这个问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