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伯利安》读后感

劳尔和伊尼娅最后终于在一起了,还生了一个宝宝,不对,其实结局应该是伊尼娅死在了十字架上,当时劳尔不知道自己会和伊尼娅在一起。哎,到底怎么回事?都是时空穿越惹的祸。

两周前刚看完《海伯利安》时,曾有很多话想说,现在已经冰消雪融。不该,不该。看《海伯利安》的那两个月里,书中的主人公一直住在我的脑海中,逼着我不断思索他们的言论,担忧他们的命运,怎么可以如此轻易忘却。
在《海伯利安》后两卷《安迪密思》和《安迪密思的崛起》中,劳尔的第一人称叙事方式就像八爪鱼的长臂一样牢牢地吸住我,用他和伊尼娅的遭遇搅动我的情绪。作者最让我不忿的是,安排伊尼娅消失了一年十一月一星期又一小时,和一个男人结了婚,生了孩子,劳尔却不知道”他”是谁。我用了大半卷书的时间猜测”他”的身份,感受劳尔的妒忌愤怒和痛苦。好在最后近似团圆的结局让我原谅了作者,而我也得到了解脱。
书中关于宗教的言论经常让我想破头。基督教部分还比较容易理解,基本是反思人与神的关系,但是禅宗部分就和猜谜一样,经常不知内核云门所云,反倒是书中人物一听就明白了,惭愧,惭愧。好在不知所云的部分不是故事主线,人与神的关系倒是主线之一。
以前看圣经的时候,最大的困惑就是,为何这个号称悲悯世人的神,为了凡人不敬祂,动则降灾人间,还要求世人以骨肉挚爱献祭以示对祂的忠诚。通常的理解就是单一神崇拜,奉祂为唯一保护神,以换取祂的某种保护。当然,事实上祂有没有提供保护就只有鬼才知道了。在《安德的游戏》前传里,小豆子就质疑过,为什么这个爱众生爱孩子的上帝要让那么多孩子年纪小小就死去,死之前还要历经各种痛苦。在《海伯利安的陨落》里,索尔也质疑为何要向上帝献祭自己的骨肉。索尔最后的解释或顿悟是,这是一个测试,神测试世人的忠诚,世人也测试神是否值得信任,是否真的爱世人。我不是很能接受这个结论,有点牵强。如果要我解释,我会说,上帝与撒旦就是二元一体,有时仁慈,有时残忍。
不过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无限信任祂,就能获得庇护。自己不用思考,不用决定如何生活,放弃自我,人生就变得简单很多。还记得《Matrix》里的那个叛徒吗,把自己交给计算机,就能享受虚假的幸福,省去思考和选择的痛苦。在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类人都不会是少数,所以宗教和极权在很长时间里都会存在。在《银河帝国》里,人类已经征服了银河,但依然选择帝制,放弃自己的一部分自由,就是因为思考,选择和承担责任经常给自己带来痛苦。人类的科技在过去的数千年里发生了数次飞跃,但人类的精神和灵魂却没有很大改变,各类盲从,崇拜依然盛行不衰,导致亿万生灵涂炭。
在《海伯利安》后两卷《安迪密思》和《安迪密思的崛起》中,伊尼娅和劳尔纵横几百光年,只是给人类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选择一个除了可以给人类几乎永生的圣神教之外的机会。永生,多么诱人的目标,只要放弃自我。吊诡的是,伊尼娅布道的方式与同受圣神教供奉的耶稣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东奔西走,分享自己的心得,与信徒分享自己的血,最后在十字架上受酷刑而亡,以自己的死唤醒分散宇宙的人类。但是伊尼娅坚持不认为自己是神,不准信众崇拜她,也反对任何类型的个人崇拜,她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分享心得的老师。
伊尼娅带给人类的一个选择是与虚空交流的能力,聆听死者的声音,聆听生者的声音,聆听天体的声音,然后就可以在宇宙中自由移动。在宇宙中自由移动,一个同样让人垂涎的超能力,但同时也要承受他人的痛苦,所有的死者和生者的痛苦。每个选择伊尼娅道路的人或早或晚都能获得这些能力,这有点像佛教的”人人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而不像基督教,只有上帝才有超能力,只能通过上帝实现超现实。不过似乎耶稣当年也秉持这种观点,奈何信徒悟性有限,步入歧途。书中无数人选择了伊尼娅的道路,但也有不少人既不选择圣神,也不选择伊尼娅,他们选择自己独特的进化道路。这也是伊尼娅推崇的物种多样性。
在《海伯利安》里,一早就有一群人开始了多样性。他们通过基因技术改造自己,以适应宇宙中各种各样的环境,他们有的长出了翅膀,有的可以自己进行光合作用,看起来就像各式各样的外星人,和其他外星生命和平共处,他们称作驱逐者。而人类的主流则选择改造外星球环境,消灭外星土著生物,这和过去以及现在的人类的做法并无二致,每次人类的迁徙或拓展,就带来当地物种的消亡,另一种智人的灭绝,印第安人的灭亡。人类主流并不认同驱逐者,圣神更认为他们是非人类的魔鬼。
尽管驱逐者反对邪恶的圣神,但是我依然抗拒驱逐者改造基因的做法,内心里我认为他们距离魔鬼确实不远。但是,什么才是”人”?人类能不能修改自己的基因,例如添加其它动物的基因?如果说我们应该维持目前的基因,那数万年前的祖先算不算”人”呢?还是说,我们接受对基因的主动改造,但接受基因随着自然的变化而被动的进化?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驱逐者改造基因的目的是殖民太空,人类改造环境的目的也是殖民。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殖民?老老实实生活中在自己的家园不好吗?还是说拓展空间传播自身是所有生物天生注定的使命,所以不具备讨论的前提?为拓展自身的空间而灭绝其它生命族群固然错误,为适应环境而改变自己就一定正确?不可想,不可想。思考的痛苦确实是上帝随着那个苹果一起”赠送”给人类的礼物。

你吃你的嘛

两块抹茶蛋糕,尨尨拿了一块,几口吃掉大半,妞妞也跟着拿起另一块。
“妞妞,给哥哥吃一口,好吗?”尨尨满脸堆笑。
妞妞扫视了一眼哥哥手里的蛋糕,“哥哥吃自己的嘛。”我偷笑哥哥的无耻和妹妹的洞若观火。
尨尨一口吃下手里余下的蛋糕,“妞妞,给哥哥吃一小口,好吗?”
妞妞毫不犹豫递出手里的抹茶蛋糕。
“哥哥不要吃上面的哦。”妞妞说的是蛋糕顶上的小块奶油。我也赶紧提醒尨尨不要吃太大口,他一“小”口下去,六成就没了。
不过尽管二人你一口我一口,最后妞妞还只吃到五分之一。

我不同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和谁学的,妞妞经常说“我不同意”,例如当哥哥要玩她的东西时,但最常见的场景是我们想看电视的时候。
昨天晚上,为了让妞妞早点睡觉,我们强行关闭电视。就在妞妞要去洗澡的关口,sissi说,“我们看电视吧。”
妞妞立刻转身,十分严厉地大吼:“我不同意!”看到我们似笑非笑的样子,她再次强调:“我不同意,不同意,就,就不能开(看)电视”。句子太长,说到后面她已经有些结结巴巴,气势全无,就像漏气的气球🎈。
小丫头片子,什么时候你号令我们家了。
哥哥有办法让妞妞说同意,“我们看《小飞侠》,好不好?”

我可怎么办啊

“救命,阿爸,救命!”

哎,妞妞和尨尨在房间里又玩什么游戏呢。我走进尨尨的房间,他一下子跑了出去。妞妞正坐在哥哥床头下不来,“哥哥…哥哥把梯子拿走了,”我往后面看,果然上床用的梯子被撤掉,她无奈地两手一摊,“我可怎么办啊?”

海伯利安

        最早是下了第一卷的免费电子版,看完欲罢不能,买回一套四卷,强占日显金贵的书柜空间。这次出差也带上看了一半的第二卷,很厚很厚的。可惜看完了,否则现在也不用刷屏了。
        海伯利安的灵感来源于英国诗人济慈的同名神话史诗。说起来我们和济慈也有些交集。济慈最后的岁月在罗马西班牙广场旁的一间小屋度过,我们也曾在西班牙广场旁停留,只不过当时脑子里想的是罗马假日,完全不知道旅游书上说的济慈是何方神圣。下次再去,一定要带上小说中济慈的几首诗作,在那屋前默念几遍,默想他弥留之际内心的痛苦与挣扎。
        海伯利安也让我时刻挣扎。挣扎来自小说中我无法企及的广博知识,来自我无法达到的哲学深度,来自我很少思索的人类的自我思考,人类与机械的关系,与别的物种的关系,与宇宙的关系,与神的关系,人类的自我定位。这些都是我推崇外国科幻名著的原因,虽然会让读者有些累,但可以避免成为MARIX中的人类。

image

        海伯利安最让我挣扎的是其中一位朝圣者索尔和他的女儿瑞秋。瑞秋染上了一种疾病,每天都逆时变小,回到过去,忘记曾经年长时的记忆,忘记曾经的恋人,朋友,生活,逐渐回到出生时的状态 然后,死去。索尔必须将女儿献祭给一个自诩的神方有可能挽救女儿的生命,只是有可能。听(看)着一个年老的父亲讲述这种种遭遇,生活的变化,我一直想到的是妞妞。如果瑞秋是妞妞,我是索尔,我会怎么办?我一直在否定这种可能,但妞妞的小脸一直在书中闪动。尤其是索尔踏上朝圣之旅时,瑞秋已是襁褓中的婴儿,和两年前的妞妞一样可爱。所幸作者安排了一个满意的结局,瑞秋得到了解救,我才平静下来。人类在这劫难中死亡了百万、千万人,但我只关心瑞秋的命运。

image

打车

    前次来上海出差,在周五晚上雨后的街道上徘徊了半个多小时,对着每个停在路边或来往的空载的士喊,“师傅~~带上我吧。”师傅们摇摇手,他们已经被DD打车给预约了。我呆里街头,痛骂DD一番,下定决心,我以后也要用DD。
        这次又来上海出差,怀揣着打车神器,就像孙悟空扛着定海神针,不免有些得意。一早从酒店出来,掏出手机开始叫车。门童看见,指点我,“这个时间很难叫到车的,你去的地方的士一般不愿去…..你不如加个5块钱(小费)
。你前面那个人去陆家嘴,加了10块。”我不语,好不容易有了神器居然还要加钱。几分钟过去,几百辆的士对我的呼唤充耳不闻。师傅啊,咱不去西天,只去趟旁边的张江而已,你就答应了吧。无奈之下,我加了5块……依然没人应答。就在我要去找观音的时候,一辆拉着客人的士来到酒店前,啊哈,有车了。那位加了10块的车还在后面。
        傍晚从办公室出来,天降大雨。我战战兢兢掏出手机,呼叫各路师傅,无人应答……加5元,无反应……转用专车,无人理睬……系统提示我,加10元小费吧,我毫不犹豫地确认……还没有人理会,就在我垂头丧气准备戴上紧箍咒的时候,终于有师傅传话给我,“你在哪里?”

完美收官

赢了!2:0!最后一场,终于收获胜利,考拉和尨尨两个中锋先后进球,也算给前锋一个正名。本场比赛的对手比较弱,但会站位。而我们奔跑依然积极快速,站位也看出了模样,前锋在攻区不再一窝锋,而知道围在门前。在攻区,孩子们打出了好多次传球配合,几个前锋都获得不少绝佳的射门机会,可惜门前一杆技术欠缺。

一旦孩子们站位合理后,个人技术的优势就能转换成强大的压力,让站在我们守区的摄影师很郁闷。

赛后,一个队员告诉我,他们看了台北队的比赛,学习了他们的站位。棒!

通过这四场比赛,队员们对之前大课学习的战术通过自己实践和观摩强队,基本理解并运用出来。在攻区的技术运用愈加合理。慢热的问题后面已经看不到。我尤其看重队员们的拼劲。尽管我们前几场站位是一大漏洞,但失球只有6个,队员通过拼抢比较好的控制了对手的进攻节奏。这种比赛一次绝对顶得上几次大课,这个比赛参加得很值。

这两天,先后两个队员发烧,感谢他们带病出征,共同分享最后的胜利。还有从北京远道而来的守门员昊昊,扑出了不少球,让我们失球数在一位数。

  

 

               

  

  

  

  

  

 

狗见愁之二

我是只京吧,大名“犬儒”。平日就喜好晒晒月光,看看大妈揣着骚动的心跳着少女的舞。生活是如此闲适,我时常诗/歌兴大发: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然后思考一下狗生哲理,例如有没有另外一个宇宙,狗跳广场舞,大妈做宠物,狗粮好吃还是骨头更香,如何才能让经过的狗狗多看我两眼。是狗狗,不是面前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女孩。太没礼貌了,不仅阻挡我观察世界的通道,还死死地盯着我。我知道我长得帅,看一下就可以了,不要老盯啊。还好她的眼睛里没有狗肉煲的影子,我且不理她。

看看小广场吧,看看大妈扭得有我的尾巴灵活。嗯,怎么又被挡住了。你想做我的粉丝?我可以你一个热热的签名。唉,我还要继续思考宇宙和狗生,换个地方吧,这里就留给你,随便尿。

找个月光没那么皎洁的地方,重新舒展身体,舒展…身体…但是这个小女孩为什么像我的影子一样跟过来,影子,你有尾巴吗?好吧,也许你贪慕我永远年轻的容颜,但我也要给你展示我充满诗意的灵魂。汪~~~嗯,女孩果然被我的灵魂给震撼,都跳了起来。

世界终于开阔了。

狗见愁

“狗狗!”妞妞大喊,不顾我们在后面叫减,一个人跑上小广场。一人京吧狗正趴在地上纳凉。妞妞在小狗面前蹲下,盯着它的眼睛。小狗被盯了一会儿,有些不爽,转了七十度,朝另一个方向趴。妞妞立即起身绕到它面前,蹲下,继续盯着狗狗。小狗浑身不自在起身走到另一处地方再趴下。妞妞又跟了过去,蹲下,盯着它看。京吧终于发飙,“汪”一声,前扑半步,做势咬妞妞。妞妞惊到跳起,才结束了狗狗的烦恼。

女侠和男侠

女侠问:“天下剑术谁第一?”

男侠说:“大家都说我第一。”

女侠说:“……那我多拿个盾牌吧。”

“……‘大家’其实就是你面前的人。”

女侠:“不要费话了,开始吧。”

男侠大喝:“独孤九式。”

女侠:“我砍你。”

男侠:“这什么招数?辟邪剑法。”

“你都没自宫哪里使的出辟邪剑法。我照妖镜。”

“哈哈。你忘了你拿的是盾牌,不是镜子。”

“啊……那我死了吧。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