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妈妈

“啊,我被蚊子咬了。”我挠着腿上的小包,随口说了一句。
妞妞走过来抱住我的大腿,伤心地说道:“我不喜欢蚊子吃爸爸的血。”
我心中升起一道暖流,“没事,下次爸爸多喷点驱蚊水。”
“喷了驱蚊水,蚊子会不会死啊?”妞妞抬头问我。
喷了驱蚊水都被咬,蚊子怎么可能死。我也懒得说那么多,以免引出更多的问题,就说了世界上最简洁的回答:“是。”
妞妞松开手,“那蚊子就见不到它的爸爸妈妈了。”
我……
——————————
“妞妞,吃冬瓜吧,好吃。”
“吃了冬瓜,它就见不到它的爸爸妈妈了。”
这冬瓜都已经煮成冬瓜汤了……
——————————
“妞妞,吃抄手吧。”
“吃了抄手,它就看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
谁能帮我找到抄手的爸爸妈妈,麻烦通知它们,它们的孩子都已经被妞妞超度了。
——————————
“阿婆,怎么不是鸡汤啊?我要喝鸡汤。”
“妞妞,你知道鸡汤是怎么做的吗?”
妞妞不解地看着我,不懂我要说什么。
“鸡汤是用鸡做的。你多喝一次鸡汤,就多一只鸡看不到爸爸妈妈。”
一向关心万物的爸爸妈妈问题的妞妞显然还泡在鸡汤里,没有跟上。我也意识到再诱导下去,弄不好妞妞就要学辟谷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