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伯利安

        最早是下了第一卷的免费电子版,看完欲罢不能,买回一套四卷,强占日显金贵的书柜空间。这次出差也带上看了一半的第二卷,很厚很厚的。可惜看完了,否则现在也不用刷屏了。
        海伯利安的灵感来源于英国诗人济慈的同名神话史诗。说起来我们和济慈也有些交集。济慈最后的岁月在罗马西班牙广场旁的一间小屋度过,我们也曾在西班牙广场旁停留,只不过当时脑子里想的是罗马假日,完全不知道旅游书上说的济慈是何方神圣。下次再去,一定要带上小说中济慈的几首诗作,在那屋前默念几遍,默想他弥留之际内心的痛苦与挣扎。
        海伯利安也让我时刻挣扎。挣扎来自小说中我无法企及的广博知识,来自我无法达到的哲学深度,来自我很少思索的人类的自我思考,人类与机械的关系,与别的物种的关系,与宇宙的关系,与神的关系,人类的自我定位。这些都是我推崇外国科幻名著的原因,虽然会让读者有些累,但可以避免成为MARIX中的人类。

image

        海伯利安最让我挣扎的是其中一位朝圣者索尔和他的女儿瑞秋。瑞秋染上了一种疾病,每天都逆时变小,回到过去,忘记曾经年长时的记忆,忘记曾经的恋人,朋友,生活,逐渐回到出生时的状态 然后,死去。索尔必须将女儿献祭给一个自诩的神方有可能挽救女儿的生命,只是有可能。听(看)着一个年老的父亲讲述这种种遭遇,生活的变化,我一直想到的是妞妞。如果瑞秋是妞妞,我是索尔,我会怎么办?我一直在否定这种可能,但妞妞的小脸一直在书中闪动。尤其是索尔踏上朝圣之旅时,瑞秋已是襁褓中的婴儿,和两年前的妞妞一样可爱。所幸作者安排了一个满意的结局,瑞秋得到了解救,我才平静下来。人类在这劫难中死亡了百万、千万人,但我只关心瑞秋的命运。

imag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