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以一晒再晒—-伤

周日全家去海边戏水玩沙,差点翻版数年前苏梅一幕。大腿和脖子等处由于没擦防晒霜几乎被烤熟。数年前在苏梅,我就因为大意被严重晒伤,整个后背就像树皮一样,一片片脱落,也可以撕着玩。晚上睡觉更如同睡在钉板上一样。那次的经历真是永生难忘,感受了岳武穆的剥皮,还体验了满清十大酷刑之一的滚钉板。原以为不会再犯同样的毛病,结果现在又要感受腿部碰到裤子的痛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