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劳工在英伦的自述(一)

现代劳工?不完全是。本人在公司里做的是项目经理,好歹也是白领,虽然有点脏,不过被公司派到英伦做了几天劳工。

公司在UKBB office有一套测试系统,UKBB要求把系统搬到Data Center去。我和几个同事就被派去完成这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

3月28日,星期一
凌晨零点30分的飞机,国泰航空。座椅很小,出乎我的意料。上次去希腊时泰国航空的座椅很宽敞,我还以为国际航班都是如此,真是瞎人摸象。由于是直飞,只有2顿吃的,一点点失望。
早上六点多,飞机在London落地,飞机上报告地面温度7摄氏度,my god,我的装束还是深圳的“春装”。一走进海关大厅,我有点怀疑我是不是到了London,工作人员甚至海关人员大部分是印度或巴基斯坦人。
取了行李,出大厅,首先直奔Information Center,要张免费地图先。然后去Holiday InnHeathrow M4J4酒店,有2种方式去,Taxi或Bus。人生地不熟的,Taxi似乎是最简单的方式,但一问,可能要10镑,160块人民币啊,还有一种是坐Bus,3镑。同机我就一个人,还是省点钱吧。问了Bus的地点,不远。
同一个站台有好几个线路,问售票处:“How to reach Holidy Inn Heathrow?”
“H4。”
“OK。”天气不错,蓝天白云,没有想象中的阴冷,除了很冷,我就呆在售票处里吧。H1、H2、H3、H5,一辆接一辆,20多分钟后,终于等到了H4,上面写着Holidy Inn Heathrow。拎着箱子跑上去,把箱子放到架子上,真沉。把打印的酒店地址递给司机确认一下,人小心一点总没有错,果然,司机告诉我,“you take wrong bus”“What?”“H1, you should take H1. There are three Holiday Inn Hotel.”但是,车外面明明写着“Holiday Inn Heathrow”啊。司机大哥总不会欺负我这个外乡人吧,又把箱子从架子里取出来,确实很沉。仔细看了看地址,难道有2个Holiday Inn Heathrow,我那个是M4J4?就站着等一等吧。London的天气很冷,有点想念我新买的大衣了。又过了10多分钟,过了H3、H2、两辆H4,终于来了辆H1,牌子上果然写着“Holiday Inn Heathrow M4 J4”。上车,小心翼翼地把地址递给司机确认,就是这辆,再把箱子放到架子里,在中间就坐。
坐了半个小时车,到达酒店。Check in,还没有空房间,通过reception打电话给住在这里的同事,Tim好像不太方便,难道有靓女在房间里;再打给Hope,记错了他的姓,结果电话跑到Rebecca那里去了,她也没有起床,我当然也不能去啦;打个Andy,没人接。算了,就在下面坐一下吧,找个有电的地方继续写“两个人的爱琴海”。前台有一群靓女空姐check in,有鬼妹也有中国人,伊斯兰装束,不知道是那家航空公司的。
一会儿,Andy打电话给我,他没有接到电话,但知道是我到了。他把我接到房间,放了行李,然后带我去吃早餐。我还没有check in,是不能吃免费早餐的,Andy就和门口的服务员说,我只是进去陪他坐坐,于是,我就进去了。英国服务员不知道中国的“三陪”有陪吃的吗?开始,我还不敢自己去取吃的,Andy帮我拿的,吃完一碟后,我胆子也大了,自己去取了水果。我知道这样欺骗善良的英国友人不太好,不过日本东西用多了,有时候就会沾染日本人的恶习。
一会儿,Rebecca、Hope也下来了,果然,Tim的老婆过来了。吃完早餐,大家到Andy的房间里,今天还是复活节,大家打算做什么?我极力却说大家和我一起去London转转,应该说是带。于是,Andy、Rebecca和我三人,去London的切尔西足球俱乐部和British Museum转了转。天气一直很好。

3月29日,星期二
阴天,在楼下吃了早餐。Hope对烤肉肠已经要呕吐了,他们在这里呆了一个月,天天吃,不过也说明他们的学校食堂对他们的胃锻炼得还不够。我还觉得不错,吃 了2碟和1碗水果,可能我刚来吧,不过我的胃可是从小学就开始接受食堂的锻炼的。
叫了车去Stockly Park,United Kingdom Broad Band公司上班。Stockly Park很漂亮,大片的绿荫地,有湖、桥,比所见过的大部分公园都要漂亮,我们的深圳南山高新技术产业园和他们比起来,简直要用“丑陋”来形容。
我没有什么事情做。Andy、Hope、Rebecca、Tim他们忙。
在这里看到mSwitch的Mishell和John Xiong,他们早上刚到。
终于见到了Bhupinder,一个印度人。
开始改系统IP。
中午吃自己带的拌面。味道比泡面好一些。
晚上在Gong Sing点菜,味道一般般。

3月30日,星期三
阴天,有小雨。Duncan来上班了,IPS的Brian和Steve也到了。下午和Duncan、David、Bhupinder、Brian、Steve到Acton以及Park Royal的Data Center去转了一圈。我们坐Bhupinder的Audi A4单开门双排座敞篷跑车,David坐Duncan的BWM 5,都是有钱人。
Acton的Data Center是一座占地几千平米的2层房子,里面还没有什么设备,也没有什么人。Park Royal的Data Center已经投入商用,手续比较复杂,我们花了半个小时才进去。
检查了一下,提了一些问题和意见。
Cisco Switch的IP还有些问题,系统IP虽然改完了,但是没有办法测试。David还把Cisco Switch的密码给改了,不准我们访问。
Mishell他们没有住Holiday Inn,租了个2间卧室的公寓,有炉灶、微波炉、洗衣机,才105镑,就是远了点,比我们还远。
Tim坐晚上的飞机回去了。
Ben到了。

3月31日,星期四
我们给Duncan施加了压力,必须尽快把Cisco Switch配好,中午终于搞定。但我们遇到了一些技术问题。
午餐和大家去附近的Subway快餐店买了份Meat Ball,味道还行。
Bhupinder告诉我们,本来应该是UKBB提供的包装盒子都找不到了,没办法,只能将就着搬了。
晚上,去Gong Sing点菜,就当给Rebecca饯行。

4月1日,星期五
早上,收到SZ的Email,技术问题得到解决,可以打通电话了。
中午,Mishell带了自己作的饭菜来公司,用热水泡热,我一扫而光,太好吃了。
下午开始拆系统,拆板子、卸机框。没有搬家公司,所有东西都要我们自己搬上车。Brian和Steve两个鬼佬身强力壮,自然成为主力,粗活重活都交给了他们。年青的Steve累得喊“Nobody help me”,你需要帮助就要告诉我们啊,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呢。
盒子不够,就用bubble包裹Sun Server、Switch和Chassis了。原来想做得很规范,最后只能这样了。
卸螺丝的时候,弄伤了左手无名指。
5点钟,Bhupinder本来说要回去了,他家离这里3个小时路程,不过还是呆到5:30才走。Brian和Steve则要在7点前离开,坐飞机回Dublin,Rebecca和他们一起去机场。天哪,难道就我们4个拆完剩下的设备?
7点半,设备都拆完了,我们也收工。

4月2-3日,周末
晴。去London转了转。

4月4日,星期一
上午过来把Server和Switch包好,搬到楼下。由于保险手续还没有做完,上午搬不了。接近中午,Brian和Steve从Dublin过来了。
午饭后,搬设备上车,一车装不了,要跑三趟。
第一趟搬了部分chassis和板卡去Acton,我们就在那里装设备,Bhupinder和Andy继续搬第二趟。Sun Server来不及搬了,只有明天了。当天基本上就把设备全部上架了,板卡也插进chasiss了。
收工,Ben、Hope和我决定坐车回去,打的估计至少要30镑,坐地铁转bus才十多镑,还是要帮公司省一点钱。我们买了single trip的车票,结果,转了2次地铁,1次bus,最后花了2个小时才到。Brian和Steve打车回去。

4月5日,星期二
阴天。Andy和Bhupinder送Server去Park Royal,Brian和Steve也去Park Royal帮忙。
把余下的板卡插好,连接chassis内的光纤,连接电源线。我学会了作电源线头,和连接电源插座,我告诉Bhupinder,以后请我做这些活就行了。
中午本来想吃带来的自加热米饭,拆开一看,发霉了,太让我生气了。我大老远的把它带过来,对它寄予了厚望,它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只好和Bhupinder出去吃,在一个snack bar里面点了份Grill的Pork Chop,在菜单里我就认识这些。结果上了一大碟,足够2个人吃了,而且chop原来是猪排,我花了半天的功夫才匆匆吃完,Bhupinder看着我,唉,不懂英文就是容易尴尬。
回来发现,Ben和Hope把光纤都快放好了。赶紧阻止他们,让cabling guy来放。
知道我们坐地铁太花时间,下午收工,Bhupinder送我们去Gong Sing。

4月6日,星期三
7:00醒来,想再眯5分钟,Andy打来电话,说他下去了,我只好赶紧起床,匆匆吃了早餐,水果里没有香瓜了。7:45,我们准时出现在lobby,Bhupinder也准时到了,接了我们上车。
天气还是很阴冷。我们先去Stockly Park拿了些东西,然后把Andy送到Park Royal,路上塞车,我们到时,C&W的cabling guy已经到了。然后再去Acton,还是塞车,9:30到达,cabling guy已经到达多时了,只有一个人。
跟他交待了一下如何跳线,示范了一次,他就明白了。但是从开始干活开始,这个哥们就不停地接电话,花了至少半个小时,我不得不告诉他我们时间不够。我们发觉一个人要在一天完成跳线和labeling不太可能,赶紧打电话把Ben和Hope从公司叫过来,自己放光纤。
发觉cabling guy带来的site interconnection的光纤是LC-SC的,不对,连不了ODF,Bhupinder只好重新下了order。
下午,Duncan来了,检查了一下电源线,Brian和Steve作的2根fail了,唉,这2个IPS的鬼佬还是不擅长作这些活。和Duncan确认site interconnection的光纤,他突然说不连ODF,要连一个还没有安装的光纤设备,是LC接头的,god,之前可一再确认是ODF呀。想取消Bhupinder的order,已经来不及了。
Andy那里cable不多,很快就结束了,过来Acton帮忙。
下班后,Bhupinder送我们4个人去了Gong Sing。后面居然挤了3个人,不可思议。

4月7日,星期四
6:50起床,匆匆吃完早餐,还是没有香瓜。7:30到lobby,Bhupinder已经到了。外面在下雨,很冷。坐着Audi A4,不舒服,路上十分塞车,8:30到Acton Town。
Cabling guy由于塞车要很晚才到。我和Ben要把光纤从之前的线槽移到上面黑色的那个,那个黑色线槽两旁有几十公分的柱子,而且线槽两边还有其它线槽,只能把手伸上去,头都伸不上去。我们不仅要把光纤重新取出来,最大的问题是,只能用手摸索着移动光纤,真是Stupid Design。Ben决定爬上去,但Center里的C&W的人说不行。Ben带他看现状,那人无话可说,于是说等他们的人把那边的活作完了,就过来帮我们做。什么?服务这么好?他既然这么说,我们就乐见其成了。
C&W开始安装连接Acton和Park Royal的光纤。
Bhupinder突然告诉我,C&W的人说了,互联的光纤是连到ODF,不是什么传输设备。My god,这根光纤变了3次。
那个哥们过了会脱了西装和领带,过来和Ben一起弄光纤。很久,真的是很久,终于基本弄好了1个机柜的4根光纤,还有6个机柜。那个哥们说,他只弄这4根了,余下的随便我们怎么弄,他就当看不见。哈哈哈。Ben于是施展飞檐走壁的功夫,噌噌噌,挪上架子。和我一起搞定余下的光纤,期间三上三下,一直做到下午三点左右。最后,我们决定叫Ben—Monkey Ben。
上午晚些时候,Cabling guy终于到了,交待了labeling的规则,作到下午,label 用完了,他只好回去,明天再来,my god。
Cabling guy来得时候,天放晴了。中午,阴云密布,下午,开始下雨,后面又下冰雹,真是baby weather。
开始给机框加电,插入电源模块,结果弄伤右手食指,幸亏我有先见之明,带了创可贴过来。我们公司队的这些板卡真难插,经常要把旁边的空白面板拔出来才行。我告诉Bhupinder,下次要把研发的工程师送来现场装设备。
突然发现还有2根Cisco Switch到ODF的光纤和1根Switch互联的光纤没有拉,不敢再麻烦Ben第四次爬上去,因为距离也不远,我决定自己搞定。当然,由于我的恐高症,超过2米高度就头晕,所以我只能架好梯子,用手摸索着把光纤一根一根穿过柱子放好。我终于完成成为布线工人的转变,已经可以独立完成线缆的铺设了。
Bhupinder告诉我,Andy和Hope明天要去IPW office搭一个系统,那我们这边怎么办?不管了,反正下周我没什么事情需要做了。
Ben继续完成板卡的加电工作。Hope来了,和Ben一起试一试用FTP Host启动系统。
Bhupinder告诉我,Duncan说互联的光纤今天下午6:00可以搞定。5:00,C&W的人和我说good bye,走了,我有些惊讶,互联还没有作完啊,他们的设备甚至都没有加电。
5点半,作不了什么事情了,我们也收工。Bhupinder告诉我们,C&W的人说互联光纤可能要4/18才能完成,Duncan欺骗了他。我们决定,最迟周三就回去,不管了。
坐Bhupinder的A4去Gong Sing买takeway。路上,我问Bhupinder,印度人为什么不买外国车,Bhupinder说税太高了,价钱太贵。
“If foreigner car is as cheap as Indian car, will Indian people buy foreign car?”
“Why not? 印度人肯定会买外国车。”
哦喔,国内不停的宣传印度人爱国、韩国人爱国、日本人爱国,所以不买外国车,结果现在知道的是,日本不买外国车,一是因为价格高,二是因为服务不够好,印度人不买外国车就是因为价格高,但是便宜的大众SKODA就很popular,只剩下韩国还没有问了。在英国,什么国家的车都有,本国车的比例和中国差不多(不算合资),也不能说英国人不爱国呀。看来,全球的消费者都一样,价钱便宜还是第一位,这就是市场经济。
明天,Andy和Hope要一早起来,Bhupinder要送他们去IPW office所在的城市,他们要一直加班,希望周一可以回来,可怜。本来,我和Andy约好周五晚上去听音乐剧的,也泡汤了。

One Comment

  1. frank says:

    突然看到hawky这个帖子勾起好多回忆,一口气读了你们好多的帖子,很煽情,呵呵,不由的自己也发了好多感慨[razz],时间过的好快,我也来留个印记,hawky有空联系,我的MSN:frank_zhang790731@hotmail.com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