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牙记(三)

今天,就要去装我的牙套了。虽然已经听医生说过他的样子,开车往医院的路上,我还是一百次的假想我的牙套。并习惯性的舔舔我被锯掉的牙根部分—–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和他亲密接触了!
排队的事情就不再罗嗦,且说我进入病房,自觉的躺倒椅子上。“小姐,请脱掉鞋子”上次怎么没有这个规定,上上次也没有啊。好在我的袜子是早上刚换的,脱就脱吧。
专家拿起一个小盖子(直径8mm),这应该就是为了量牙定做的牙冠了,让我张开嘴,按了下去。好像契合得不错呢,除了左右有点紧。专家问我高不高,看来他们只是关心纵向问题。我还没有回答,他就拿出张个红纸,让我上下牙咬紧,左右磨动。然后取出红纸看看,顺带用一个镊子撬起我的牙套,接着开始打磨。如此反复几次,只到他对护士说“准备上牙”,我才有机会表达一下“左右好像有点挤”。“正常的!这样左右才不会有缝隙,才上得紧!“原来如此。
专家开始用蘸了酒精的棉花给牙根部分消毒,并叮嘱我不能闭嘴。酒精的味道真是难受,好在就要结束,而且我已经试带了我的牙套,真的很不错呢。半分钟后,专家把装好胶水的牙套扣在我牙根上,并叮嘱我”咬紧三分钟”便把我丢给护士了。我在心里默数“1,2,3….."三分钟,需要数到180。我还在数120的时候,护士便叫我张开嘴。他应该是有经验的吧。我边想边缓缓张嘴,这时候心里已经数到140咯。护士拿起一个小钢针,帮我把上下左右的胶水清理掉,只听她说”全被她咬出来了?“哦?我真的这么厉害?清理也有点疼,不过一会就完成了。专家让我交费走人。
舔舔牙套,感觉非常好,除了左右有点紧,我想我很快就会习惯的。

下午,哥哥问我”非常好是个什么好法。” “就是感觉不到他是颗假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