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我愿意’ Category.

wedding anniversary

五周年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Continue reading ‘五周年’ »

婚礼流水账

2004年12月份在北京出差的时候,一个朋友在QQ里告诉我,他们要赶在2005年1月办婚礼,因为2005年农历年是“寡”年。我一听,很是惊讶,虽然我从来不迷信,但我绝不希望Sissi和我之间有任何可能的不好的事情,加上Sissi也一直希望有一个婚礼作为我们两个人婚姻的见证。于是,几乎在一秒钟内,我决定在1月份办个婚礼。于是,也就有了下面这些2005年1月29日的事情。

早上8点多起床,然后我出门洗车,Sissi则等待造型师的到来。10点,婚庆公司的花车装饰工作人员和造型师分别到达我们家。随后,排骨帮的朋友以及车缘的朋友陆续到达。由于没有安排摄影师到我们家来,所以车缘朋友在我们家的情形只有等待车缘朋友随后上的图片了。

中午1点,新郎新娘出门,乘坐车缘的东方之子前往东湖酒店。一共8辆东方之子,加上其他朋友的车,车队之长超出了我们原先的预计。我也是第二次坐到了我们家东方之子的后座(第一次是买车的时候),感觉不比在北京、杭州坐的索纳塔、中华、帕撒特差,包括内部空间、舒适性、平稳性,想不到我买车以来都没有作过什么各种车型的对比感受,结婚的时候反而作了一次。

1:45到达东湖宾馆。路上所花的时间比预计的少,这和头车带路好有关,还有就是据说一个车缘杀手被剥夺了驾驶的权利:P。

深圳天气比预想的好。我们筹备婚礼之初,就一直担心天气,担心下雨、担心降温。婚礼前一天下起的小雨,也让我们忧心忡忡了一晚上。为了得到一个好天气,Sissi前一晚上向上帝祈祷了一个晚上。每次Sissi担心什么事情,就会找上帝帮忙,上帝也够意思,每次都答应了,也不问问Sissi到底是不是基督教徒。这次更是不顾全深圳数百万人求雨的心情,滴雨不下。我们的老朋友阿波罗也不时出来看两眼,顺便送点光线给我们拍照。

我们在签到台旁边陈列了两人很多“从未公开发表的珍贵图片”,其中更有我成年后的露点照片:D。最右边是Sissi小时候的照片,可以看出Sissi从小就是个漂亮可爱的MM。


很多朋友陆续到场,有不少是5-6年都未见的同学、同事、朋友,还有第一次见到的车缘的朋友以及从广州赶过来的朋友,这次能够见到他们,实在是令这次的婚礼“增值”不少。





3:30,婚礼仪式在靓女“耳朵”的主持下开始,看着美丽的Sissi在花童的引导下,由岳父带着步上红地毯,在花瓣的飘飞下,一步步向我走来,除了激动和兴奋,我不知道还能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主持人宣读誓词、我们互换结婚戒指,终于,我可以用“夫人”这个词来称呼Sissi,而不用再说“女朋友”了。戴交换戒指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们买戒指的时候,我那只刚刚好可以戴上,原来是要再放大一些的,但想着婚礼前几天反正要控制体重,就没有处理。这些天体重也确实在控制之中,结果Sissi给我戴戒指,怎么都戴不上,天哪,这手指怎么变得这么粗了,难道得了四肢肥大症。好在第二天早上手指粗细恢复正常,又可以戴上了,我现在就是戴着婚戒在写这个故事。准备结婚的朋友买婚戒的时候一定要吸取我们的教训。


随着主持人宣布“新郎,你现在可以拥吻你的新娘了”,我的嘴立刻扑向Sissi的唇。

随后是证婚人讲话,虽然是一些套话,不过那些优点真的和我们本人一样,没有任何夸张,我用体重担保。[wink]

岳父讲话,“…….我的宝贝女儿,今天就交给你了……”,岳父的宝贝女儿,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宝贝妻子了。

排骨帮帮主—“排骨先生”,一个风趣幽默的老男人。

小胖—我“青梅竹马”的幼儿园、小学同学。

主持人访谈我们的恋爱经过。恋爱经过本身没有什么,事先我们已经准备了,耳朵突然读了一段Sissi以前写的恋爱心情的文章,让我的眼泪失了控。

小雪—一个老朋友,歌唱得很不错。

切蛋糕,开香槟,喝交杯酒。




新郎新娘退场跳舞。我们两个都是舞盲,也不管什么三步、四步、五六步,全部都当二步跳。


之后就是合影,室外的光线真不错,现在看到照片,耳边还萦绕着当他的欢声笑语。







宾客开始用餐,全部用自助的方式。

南方都市报的记者采访我们,想做一期“深圳爱情”的栏目。




我端着盘子和碗,转了几张台,既填肚子,也不灌酒,还能和老朋友、老同事叙旧。一个同事居然还记得我第一天上班时穿的衣服。96年前我刚从大学毕业,到长城工作,转眼间,大家结婚生子,已经是8年后了。

我们特意为所有来宾制作了一些台历,作为留念。这些台历的图片是我们在爱琴海拍的照片,自己印刷,然后岳父岳母打孔装订的。

晚上6:30,最后一个抛花束节目后,自助餐结束,一帮留下的朋友开始策划闹洞房,这是计划外的“节目”,本来我们是想躲掉的,但想着这帮色情男女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只能见机行事了。

我抱着新娘从餐厅门口走到客房,好在我的体力还在,Sissi也一直在控制体重。

第一关,重现新郎当年追新娘的过程:新娘站在阳台门口,我站在房门口,中间的距离有5、6米,我必须用身上的衣物连到新娘,然后我站在衣物上站到新娘面前。我估算了一下,应该可以保住底线—不会让人看到我的内裤的颜色。我先摘下领带—出题的人就傻眼了,领带有1米多长。再脱下西服,然后是皮带,开始有人不干了,我再脱下鞋、袜子、衬衣,就像所有的闹洞房一样,制定规则的人就像中国足协一样,开始修改规则,尤其几位已婚和未婚的女士,更是“百般阻挠”,阻止我的追求过程。经过我不懈的“抗争”和“革命”,终于以皮带摆成环形(穿在身上的样子)而达成妥协,最后,离新娘还有半米,怎么办?现场所有人都想想看看我穿的内裤是什么牌子的,那怎么能行,大家买的都和我一样就不能显出我的独特了。我双腿一跪,裤腿正好补上这半米,让我“站”到了Sissi的面前。

第二关,重现我们恋爱时挣钱的过程,我必须以穿戴的现状,和Sissi共同到房间外面找人要20块钱。幸亏我还穿着长裤,否则真要被这帮“色情男女”给害惨了。我们先找楼层服务员借,结果服务员上班期间不准带钱—谁定的这么不人道的规矩。没办法,总不能跑到餐厅里去要钱吧,把客人吓跑了,我们可赔不起。我们只好在走廊上“拦截”过往的客人。几位女性匆匆而过,理都不理我们,唉,我当年的回头率也是很高的,现在就这个下场。最后,一对情侣经过的时候,被我们拦住,迅速讲明原因,那位男士慷慨的拿出20块钱人民币。周围的人又拿出中国足协的个性,高喊“不行,要港币”。只见这位男士嘿嘿一笑,“港币,我这也有” ,周围的人立刻傻眼,哈哈哈哈。

第三关,我嘴里含着一片花叶,Sissi嘴里含着一片花瓣,然后蒙上我的眼睛,拉到外面转了N圈,我自己摸回房间(他们没有蒙好,我还是可以看见地面,嘿嘿),然后找到Sissi,再用嘴互相交换叶子和花瓣。

最后,伴郎伴娘也被拉出来戏弄了一番。

我愿意

2004年1月8日,我和Sissi领了结婚证;2005年1月29日,我们举行了婚礼。本来一个过程被分成了2次完成,按常理会让人觉得麻烦,但一次喜悦被享受两次,则意义就大不同了。
2004年初,领结婚证的前后几天,我的心情就像深圳原来晴朗的蓝天一样,充满了喜悦;2005年初,当很麻烦的婚礼一天天临近时,我的心情也逐渐像爱琴海的天空一样,阳光灿烂,经常会不自觉得笑出来。29日那天的婚礼,从我起床开始,一直到婚礼现场,甚至闹洞房,我的脸上就一直是笑容。可能这是我有生以来,笑得最长的一天了。只有2个字可以形容这种心情—幸福。

婚礼原来于我的印象,只是一个形式,新郎新娘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收了门票后就供人参观。逐渐的,发现婚礼其实也是两个人恋爱的继续。在准备婚礼的那2个月,我不断的回忆我和Sissi在一起的这四年多的日子,回忆她于我的感觉,整个过程就像咀嚼巧克力,不断有香甜渗入口中,沁入心肺。美好的回忆同时引发了我对余下几十年生活的期望,而这个婚礼就是通向美好未来的大门。

婚礼的整个过程,于我就是一次享受的过程,享受结婚,享受婚戒,享受和Sissi一起,享受一种永世的幸福。

婚礼本身确是一种形式,但婚姻和爱情往往需要各种“形式”予以承载,婚礼就是一个最大也是最值得回味的载体。我们每到一处,都喜欢拍照留念,以兹纪念,婚姻,人生如此一件大事,更应当用婚礼来见证和纪念。

我愿意

我愿意娶你作为我的妻子,从今时到永远,无论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永远爱着你,珍惜你,照顾你,我承诺,对你永远忠实,直到永远……

我愿意嫁给你作为我的丈夫,我将对你忠实,你为荣,我将尊敬你,相信你,与你分享我的一生,我们将共度顺境、逆境,直到地老天荒……

筹委会第二次会议

筹委会部分成员今天下午“视察”了东湖酒店的环境,并就温度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韩委员和排委员对会场布置以及低温的应对措施作出明确指示,要求务必保证到时到场嘉宾的温饱。会后,筹委会成员在愉快祥和的火锅晚餐中结束了这次视察工作。

没有取到婚纱

今天中午去广州,本来想取婚纱的,结果婚纱出了些问题,要重新制作,只好下次再来了。

酒店预定

15:38,sissi发来短信:“到达东湖宾馆”
15:41,“锁车时没有咀的声音乐”
15:56,“她说下午的点心饮料不提供,要自带”
16:02,“有环境”(可以提供下午点心的餐具等)
16:45,酒店不同意包场,Sissi在谈判
……Sissi逼对方签下十七条“霸王条款”,呵呵
18:55,“到家”

有人要和我们抢酒店

昨天傍晚,东湖宾馆的人打电话给我说,有人也在问29日的婚宴事宜,吓了我一跳,以为有人要和我们抢,于是赶紧说我们要定。

今天一问才知道,是小道的朋友帮我们去砍价,已经砍到了8折,爽!

明天sissi就要去交定金了,本来应该是哥哥去做的,现在只好麻烦sissi跑完这些事情了。

请柬

请柬设计心中早就有个打算,今天在网上搜索一下,连抄袭带创意的做出了我们的请柬主页面设计。不过这张邮票需要换一换,改成我们的婚纱照(绘画形式)。这也是比较难的一部分,不知道谁会做。耳朵正在网上帮我找类似的,问了sunky,他说需要我们提供照片才能照着画。这到是!那又只能等哥哥回来,取了我的婚纱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