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他说… …’ Category.

痛别离

厉兵秣马玄甲衣

猛将如火士如林

吹角弦翻声声劲

欲效飞将踏连营

城头忽换大王旗

风停火散山离析

北顾无望心泣血

泪别乌骓过江东

梦醒

三年南柯梦

三月梦中梦

常盼梦成真

梦醒方觉空

人生有此梦

半生应无憾

他乡去寻梦

梦里续旧梦

先锋书店

走进先锋书店

好似猪悟能闯入盘丝洞

或者妞妞误入玩具店

是吗?

架子上,桌子上

书一排排,一列列,

我本该驻足流连,如饥似渴

却没有勇气拿起一本

因为,我不知该往何处安放

看过很多书,想了很多事

书中的万千文字

如一道道真气

在我体内奔腾激荡

左冲右突,上下流窜

不曾化去,也无法消散

历史,政治,亲子,商业,家国……

阅读越多,思考越多,痛苦越多

千百年前的事与我何干?

无亲无故的人与我何关?

万里之遥的痛苦我为何烦恼?

无法面对,也不知如何改变

无处化解,无法遗忘

痛痛痛

香港!香港!

为何香港警察不敢像欧美政府那样,全力镇压暴乱?因为香港政府自觉合法性上还差一些,毕竟之前全港大游行已经表明了政府的支持率存疑,贸然使用武力,港府唯恐激怒更多的人。而香港缺乏政治家,面对乱局束手无策。
中央政府也不会出手,因为出动驻军或有明显介入的痕迹,西方政府就会借此发难,所以一切(至少明面上)只能依靠港府自己。当前,香港乱,对大陆的经济影响还不明显,至少没有内部产业结构调整或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大。中央政府自然抓主要矛盾。
同时,香港乱,也能帮助中央政府实施国内的控制,你看,香港民主吧,乱成这个样子,这样的民主你要吗?唉,真正希望中国走向民主的人一定不会愿意大陆旁边的民主典范变成这个样子。之前的台湾,已经给民主之路减分很多,现在香港更加糟糕,在东亚的华人世界里,民主的名声只能越来越低。这是全输啊。不过,这也说明,华人世界还在民粹的道路上,距离真民主还有相当距离。

香港之后会演变成什么形势?
1. 法国大革命模式:局势愈演愈烈,大部分港人终于无法忍受,站出来,要求港府结束乱局,港府得到民意支持而动用武力。如果港人能因此而反思,凤凰涅槃,也许可以走出一个新天地。但也可能因此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2. 局势持续动荡,导致香港瘫痪,并出现诸多人身伤害,港府无力制止,港独暴行在西方媒体充分暴露,中央驻军和其他力量出动平乱。这个时候,中央政府可能会收缩部分香港的自治权,要看港府是否有实力可以管理好香港而定。

做为预防措施,应该有一股力量,收集暴行证据,在欧美媒体上充分披露,引导舆论。出手还是不出手,应该取决于港人的意愿,只要港人自己想通了,后面的措施才好执行。

金老爷子,一路走好

闻金庸辞世,有些怅然,少许伤悲。

金老爷子为武侠世界盟主,亦为武侠三大宗师仅存硕果。盟主驾鹤西去,武侠从此白云千载空悠悠。

盟主常被世人称为大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如萧峰,如郭靖。金之武侠门派,立侠客大旗,传道义文章,家国情怀贯穿始终。

金之武侠,遍及大江南北,中原异域,引一众少年入门,或白马啸西风,或书剑恩仇,欲一生笑傲江湖,成倚天屠龙之举。纵不能化身杨过,亦想觅得佳侣相伴。

然,武侠一道,终与现实殊途。环顾世界,上至庙堂,下至黎民,无论东西,莫不是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侠客之旗,矗立云端,万民可见而无人擎之。呜呼,武侠已然悄逝,只仰望于书中,抑或,武侠只为庄公一梦。

然,金之武侠,辟一方桃源以飨少年,踏出门外亦留一缕遐思。少年长成后纵使奔走于趋利之道,亦能不时于天边望见漠北大雕,和它旁边的金庸。

金大侠,一路走好!

Sky Dive

无题

无题一
八暑迷途不知返
碧落黄泉信步游
欲醒还睡谁能唤
十三载前少年郎

无题二
樊笼好梦筋骨舒
缘涧高跃何处寻
怅忆踞石山林啸
跃地腾天拓洪荒

《海伯利安》读后感

劳尔和伊尼娅最后终于在一起了,还生了一个宝宝,不对,其实结局应该是伊尼娅死在了十字架上,当时劳尔不知道自己会和伊尼娅在一起。哎,到底怎么回事?都是时空穿越惹的祸。

两周前刚看完《海伯利安》时,曾有很多话想说,现在已经冰消雪融。不该,不该。看《海伯利安》的那两个月里,书中的主人公一直住在我的脑海中,逼着我不断思索他们的言论,担忧他们的命运,怎么可以如此轻易忘却。
在《海伯利安》后两卷《安迪密思》和《安迪密思的崛起》中,劳尔的第一人称叙事方式就像八爪鱼的长臂一样牢牢地吸住我,用他和伊尼娅的遭遇搅动我的情绪。作者最让我不忿的是,安排伊尼娅消失了一年十一月一星期又一小时,和一个男人结了婚,生了孩子,劳尔却不知道”他”是谁。我用了大半卷书的时间猜测”他”的身份,感受劳尔的妒忌愤怒和痛苦。好在最后近似团圆的结局让我原谅了作者,而我也得到了解脱。
书中关于宗教的言论经常让我想破头。基督教部分还比较容易理解,基本是反思人与神的关系,但是禅宗部分就和猜谜一样,经常不知内核云门所云,反倒是书中人物一听就明白了,惭愧,惭愧。好在不知所云的部分不是故事主线,人与神的关系倒是主线之一。
以前看圣经的时候,最大的困惑就是,为何这个号称悲悯世人的神,为了凡人不敬祂,动则降灾人间,还要求世人以骨肉挚爱献祭以示对祂的忠诚。通常的理解就是单一神崇拜,奉祂为唯一保护神,以换取祂的某种保护。当然,事实上祂有没有提供保护就只有鬼才知道了。在《安德的游戏》前传里,小豆子就质疑过,为什么这个爱众生爱孩子的上帝要让那么多孩子年纪小小就死去,死之前还要历经各种痛苦。在《海伯利安的陨落》里,索尔也质疑为何要向上帝献祭自己的骨肉。索尔最后的解释或顿悟是,这是一个测试,神测试世人的忠诚,世人也测试神是否值得信任,是否真的爱世人。我不是很能接受这个结论,有点牵强。如果要我解释,我会说,上帝与撒旦就是二元一体,有时仁慈,有时残忍。
不过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无限信任祂,就能获得庇护。自己不用思考,不用决定如何生活,放弃自我,人生就变得简单很多。还记得《Matrix》里的那个叛徒吗,把自己交给计算机,就能享受虚假的幸福,省去思考和选择的痛苦。在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类人都不会是少数,所以宗教和极权在很长时间里都会存在。在《银河帝国》里,人类已经征服了银河,但依然选择帝制,放弃自己的一部分自由,就是因为思考,选择和承担责任经常给自己带来痛苦。人类的科技在过去的数千年里发生了数次飞跃,但人类的精神和灵魂却没有很大改变,各类盲从,崇拜依然盛行不衰,导致亿万生灵涂炭。
在《海伯利安》后两卷《安迪密思》和《安迪密思的崛起》中,伊尼娅和劳尔纵横几百光年,只是给人类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选择一个除了可以给人类几乎永生的圣神教之外的机会。永生,多么诱人的目标,只要放弃自我。吊诡的是,伊尼娅布道的方式与同受圣神教供奉的耶稣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东奔西走,分享自己的心得,与信徒分享自己的血,最后在十字架上受酷刑而亡,以自己的死唤醒分散宇宙的人类。但是伊尼娅坚持不认为自己是神,不准信众崇拜她,也反对任何类型的个人崇拜,她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分享心得的老师。
伊尼娅带给人类的一个选择是与虚空交流的能力,聆听死者的声音,聆听生者的声音,聆听天体的声音,然后就可以在宇宙中自由移动。在宇宙中自由移动,一个同样让人垂涎的超能力,但同时也要承受他人的痛苦,所有的死者和生者的痛苦。每个选择伊尼娅道路的人或早或晚都能获得这些能力,这有点像佛教的”人人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而不像基督教,只有上帝才有超能力,只能通过上帝实现超现实。不过似乎耶稣当年也秉持这种观点,奈何信徒悟性有限,步入歧途。书中无数人选择了伊尼娅的道路,但也有不少人既不选择圣神,也不选择伊尼娅,他们选择自己独特的进化道路。这也是伊尼娅推崇的物种多样性。
在《海伯利安》里,一早就有一群人开始了多样性。他们通过基因技术改造自己,以适应宇宙中各种各样的环境,他们有的长出了翅膀,有的可以自己进行光合作用,看起来就像各式各样的外星人,和其他外星生命和平共处,他们称作驱逐者。而人类的主流则选择改造外星球环境,消灭外星土著生物,这和过去以及现在的人类的做法并无二致,每次人类的迁徙或拓展,就带来当地物种的消亡,另一种智人的灭绝,印第安人的灭亡。人类主流并不认同驱逐者,圣神更认为他们是非人类的魔鬼。
尽管驱逐者反对邪恶的圣神,但是我依然抗拒驱逐者改造基因的做法,内心里我认为他们距离魔鬼确实不远。但是,什么才是”人”?人类能不能修改自己的基因,例如添加其它动物的基因?如果说我们应该维持目前的基因,那数万年前的祖先算不算”人”呢?还是说,我们接受对基因的主动改造,但接受基因随着自然的变化而被动的进化?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驱逐者改造基因的目的是殖民太空,人类改造环境的目的也是殖民。可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殖民?老老实实生活中在自己的家园不好吗?还是说拓展空间传播自身是所有生物天生注定的使命,所以不具备讨论的前提?为拓展自身的空间而灭绝其它生命族群固然错误,为适应环境而改变自己就一定正确?不可想,不可想。思考的痛苦确实是上帝随着那个苹果一起”赠送”给人类的礼物。

海伯利安

        最早是下了第一卷的免费电子版,看完欲罢不能,买回一套四卷,强占日显金贵的书柜空间。这次出差也带上看了一半的第二卷,很厚很厚的。可惜看完了,否则现在也不用刷屏了。
        海伯利安的灵感来源于英国诗人济慈的同名神话史诗。说起来我们和济慈也有些交集。济慈最后的岁月在罗马西班牙广场旁的一间小屋度过,我们也曾在西班牙广场旁停留,只不过当时脑子里想的是罗马假日,完全不知道旅游书上说的济慈是何方神圣。下次再去,一定要带上小说中济慈的几首诗作,在那屋前默念几遍,默想他弥留之际内心的痛苦与挣扎。
        海伯利安也让我时刻挣扎。挣扎来自小说中我无法企及的广博知识,来自我无法达到的哲学深度,来自我很少思索的人类的自我思考,人类与机械的关系,与别的物种的关系,与宇宙的关系,与神的关系,人类的自我定位。这些都是我推崇外国科幻名著的原因,虽然会让读者有些累,但可以避免成为MARIX中的人类。

image

        海伯利安最让我挣扎的是其中一位朝圣者索尔和他的女儿瑞秋。瑞秋染上了一种疾病,每天都逆时变小,回到过去,忘记曾经年长时的记忆,忘记曾经的恋人,朋友,生活,逐渐回到出生时的状态 然后,死去。索尔必须将女儿献祭给一个自诩的神方有可能挽救女儿的生命,只是有可能。听(看)着一个年老的父亲讲述这种种遭遇,生活的变化,我一直想到的是妞妞。如果瑞秋是妞妞,我是索尔,我会怎么办?我一直在否定这种可能,但妞妞的小脸一直在书中闪动。尤其是索尔踏上朝圣之旅时,瑞秋已是襁褓中的婴儿,和两年前的妞妞一样可爱。所幸作者安排了一个满意的结局,瑞秋得到了解救,我才平静下来。人类在这劫难中死亡了百万、千万人,但我只关心瑞秋的命运。

image

打车

    前次来上海出差,在周五晚上雨后的街道上徘徊了半个多小时,对着每个停在路边或来往的空载的士喊,“师傅~~带上我吧。”师傅们摇摇手,他们已经被DD打车给预约了。我呆里街头,痛骂DD一番,下定决心,我以后也要用DD。
        这次又来上海出差,怀揣着打车神器,就像孙悟空扛着定海神针,不免有些得意。一早从酒店出来,掏出手机开始叫车。门童看见,指点我,“这个时间很难叫到车的,你去的地方的士一般不愿去…..你不如加个5块钱(小费)
。你前面那个人去陆家嘴,加了10块。”我不语,好不容易有了神器居然还要加钱。几分钟过去,几百辆的士对我的呼唤充耳不闻。师傅啊,咱不去西天,只去趟旁边的张江而已,你就答应了吧。无奈之下,我加了5块……依然没人应答。就在我要去找观音的时候,一辆拉着客人的士来到酒店前,啊哈,有车了。那位加了10块的车还在后面。
        傍晚从办公室出来,天降大雨。我战战兢兢掏出手机,呼叫各路师傅,无人应答……加5元,无反应……转用专车,无人理睬……系统提示我,加10元小费吧,我毫不犹豫地确认……还没有人理会,就在我垂头丧气准备戴上紧箍咒的时候,终于有师傅传话给我,“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