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我家有个颜小乖’ Category.

爸爸妈妈

“啊,我被蚊子咬了。”我挠着腿上的小包,随口说了一句。
妞妞走过来抱住我的大腿,伤心地说道:“我不喜欢蚊子吃爸爸的血。”
我心中升起一道暖流,“没事,下次爸爸多喷点驱蚊水。”
“喷了驱蚊水,蚊子会不会死啊?”妞妞抬头问我。
喷了驱蚊水都被咬,蚊子怎么可能死。我也懒得说那么多,以免引出更多的问题,就说了世界上最简洁的回答:“是。”
妞妞松开手,“那蚊子就见不到它的爸爸妈妈了。”
我……
——————————
“妞妞,吃冬瓜吧,好吃。”
“吃了冬瓜,它就见不到它的爸爸妈妈了。”
这冬瓜都已经煮成冬瓜汤了……
——————————
“妞妞,吃抄手吧。”
“吃了抄手,它就看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
谁能帮我找到抄手的爸爸妈妈,麻烦通知它们,它们的孩子都已经被妞妞超度了。
——————————
“阿婆,怎么不是鸡汤啊?我要喝鸡汤。”
“妞妞,你知道鸡汤是怎么做的吗?”
妞妞不解地看着我,不懂我要说什么。
“鸡汤是用鸡做的。你多喝一次鸡汤,就多一只鸡看不到爸爸妈妈。”
一向关心万物的爸爸妈妈问题的妞妞显然还泡在鸡汤里,没有跟上。我也意识到再诱导下去,弄不好妞妞就要学辟谷了。

妈妈睡哪里

“妞妞,晚上和谁一起睡啊?”带妞妞出去转了一圈后,一回到家,我就赶紧和她再次确认。
“我和阿婆……”
我赶紧瞪了她一眼,她马上改口,“我和爸爸一起睡。”她跑过来抱住我的腿,满脸堆笑,“我刚才差点说错了。”
这时,哥哥也说要和我一起睡。“好吧,你们两个今晚都和我睡。”
妞妞有些疑惑,“哥哥睡哪里?”
“哥哥睡外面,你睡里面,爸爸睡中间。”
“哥哥睡外面,我睡里面,爸爸睡中间。”妞妞重复着我的话,“”那妈妈睡哪里呢?”
“妈妈在台湾出差,不回来睡。”
“那妈妈睡哪里呢?”
“妈妈睡酒店。”
“妈妈出差睡酒店……”妞妞低下头,面露戚容

我看到了妞妞的真情流露

我看到了妞妞对妈妈的思念

我看到了妞妞为看不见妈妈而伤心

我看到了妞妞渴望妈妈晚上能够回来

“妈妈为什么不带我去酒店玩呢?”

遥控器呢

早上,妞妞扭着Sissi不让出门,哭天抢地,踢打阿公阿婆,满嘴狠话,甚至追出房门自己去按电梯。阿婆无奈,只好说给妞妞放《粉红猪小妹》,妞妞立刻破涕为笑,就好像前面全是为这一刻做的戏。
说好只看两集,可是放了四五集妞妞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妞妞,你怎么还在看?”阿婆有些不满。
“我找不到遥控器。”听起来妞妞挺无辜的。
可是阿婆分明看见遥控器就在沙发上,被妞妞坐在屁股下面,一只小手还紧紧地握着它。

妞妞语录

半夜,在我们房间戏耍完毕准备睡觉的妞妞突然要去阿公房间,被我们强力阻止后哭得撕心裂肺,不停大喊”我不喜欢你们!我讨厌你们!”喊得如此真心……
阿婆于心不忍,过来接走妞妞。灌下一瓶奶后(这是关键,我们忽略了),妞妞平静了,阿公开始教育妞妞,”你刚才怎么可以说不喜欢爸爸妈妈呢?”
妞妞一句话就结束了这场对话,”阿公,你可不能乱说。”

你吃你的嘛

两块抹茶蛋糕,尨尨拿了一块,几口吃掉大半,妞妞也跟着拿起另一块。
“妞妞,给哥哥吃一口,好吗?”尨尨满脸堆笑。
妞妞扫视了一眼哥哥手里的蛋糕,“哥哥吃自己的嘛。”我偷笑哥哥的无耻和妹妹的洞若观火。
尨尨一口吃下手里余下的蛋糕,“妞妞,给哥哥吃一小口,好吗?”
妞妞毫不犹豫递出手里的抹茶蛋糕。
“哥哥不要吃上面的哦。”妞妞说的是蛋糕顶上的小块奶油。我也赶紧提醒尨尨不要吃太大口,他一“小”口下去,六成就没了。
不过尽管二人你一口我一口,最后妞妞还只吃到五分之一。

我不同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和谁学的,妞妞经常说“我不同意”,例如当哥哥要玩她的东西时,但最常见的场景是我们想看电视的时候。
昨天晚上,为了让妞妞早点睡觉,我们强行关闭电视。就在妞妞要去洗澡的关口,sissi说,“我们看电视吧。”
妞妞立刻转身,十分严厉地大吼:“我不同意!”看到我们似笑非笑的样子,她再次强调:“我不同意,不同意,就,就不能开(看)电视”。句子太长,说到后面她已经有些结结巴巴,气势全无,就像漏气的气球🎈。
小丫头片子,什么时候你号令我们家了。
哥哥有办法让妞妞说同意,“我们看《小飞侠》,好不好?”

我可怎么办啊

“救命,阿爸,救命!”

哎,妞妞和尨尨在房间里又玩什么游戏呢。我走进尨尨的房间,他一下子跑了出去。妞妞正坐在哥哥床头下不来,“哥哥…哥哥把梯子拿走了,”我往后面看,果然上床用的梯子被撤掉,她无奈地两手一摊,“我可怎么办啊?”

狗见愁之二

我是只京吧,大名“犬儒”。平日就喜好晒晒月光,看看大妈揣着骚动的心跳着少女的舞。生活是如此闲适,我时常诗/歌兴大发: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然后思考一下狗生哲理,例如有没有另外一个宇宙,狗跳广场舞,大妈做宠物,狗粮好吃还是骨头更香,如何才能让经过的狗狗多看我两眼。是狗狗,不是面前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女孩。太没礼貌了,不仅阻挡我观察世界的通道,还死死地盯着我。我知道我长得帅,看一下就可以了,不要老盯啊。还好她的眼睛里没有狗肉煲的影子,我且不理她。

看看小广场吧,看看大妈扭得有我的尾巴灵活。嗯,怎么又被挡住了。你想做我的粉丝?我可以你一个热热的签名。唉,我还要继续思考宇宙和狗生,换个地方吧,这里就留给你,随便尿。

找个月光没那么皎洁的地方,重新舒展身体,舒展…身体…但是这个小女孩为什么像我的影子一样跟过来,影子,你有尾巴吗?好吧,也许你贪慕我永远年轻的容颜,但我也要给你展示我充满诗意的灵魂。汪~~~嗯,女孩果然被我的灵魂给震撼,都跳了起来。

世界终于开阔了。

狗见愁

“狗狗!”妞妞大喊,不顾我们在后面叫减,一个人跑上小广场。一人京吧狗正趴在地上纳凉。妞妞在小狗面前蹲下,盯着它的眼睛。小狗被盯了一会儿,有些不爽,转了七十度,朝另一个方向趴。妞妞立即起身绕到它面前,蹲下,继续盯着狗狗。小狗浑身不自在起身走到另一处地方再趴下。妞妞又跟了过去,蹲下,盯着它看。京吧终于发飙,“汪”一声,前扑半步,做势咬妞妞。妞妞惊到跳起,才结束了狗狗的烦恼。

女侠和男侠

女侠问:“天下剑术谁第一?”

男侠说:“大家都说我第一。”

女侠说:“……那我多拿个盾牌吧。”

“……‘大家’其实就是你面前的人。”

女侠:“不要费话了,开始吧。”

男侠大喝:“独孤九式。”

女侠:“我砍你。”

男侠:“这什么招数?辟邪剑法。”

“你都没自宫哪里使的出辟邪剑法。我照妖镜。”

“哈哈。你忘了你拿的是盾牌,不是镜子。”

“啊……那我死了吧。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