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新书出版

《迷失东非》和《嘻行中欧》两书已于2013年出版。当当,亚马逊,京东等网店及各新华书店有售。

迷失东非 嘻行中欧

购买链接:

《嘻行中欧》:从当当网购买   从亚马逊(卓越网)购买

《迷失东非》:从当当网购买   从亚马逊(卓越网)购买

先锋书店

走进先锋书店

好似猪悟能闯入盘丝洞

或者妞妞误入玩具店

是吗?

架子上,桌子上

书一排排,一列列,

我本该驻足流连,如饥似渴

却没有勇气拿起一本

因为,我不知该往何处安放

看过很多书,想了很多事

书中的万千文字

如一道道真气

在我体内奔腾激荡

左冲右突,上下流窜

不曾化去,也无法消散

历史,政治,亲子,商业,家国……

阅读越多,思考越多,痛苦越多

千百年前的事与我何干?

无亲无故的人与我何关?

万里之遥的痛苦我为何烦恼?

无法面对,也不知如何改变

无处化解,无法遗忘

痛痛痛

香港!香港!

为何香港警察不敢像欧美政府那样,全力镇压暴乱?因为香港政府自觉合法性上还差一些,毕竟之前全港大游行已经表明了政府的支持率存疑,贸然使用武力,港府唯恐激怒更多的人。而香港缺乏政治家,面对乱局束手无策。
中央政府也不会出手,因为出动驻军或有明显介入的痕迹,西方政府就会借此发难,所以一切(至少明面上)只能依靠港府自己。当前,香港乱,对大陆的经济影响还不明显,至少没有内部产业结构调整或中美贸易争端的影响大。中央政府自然抓主要矛盾。
同时,香港乱,也能帮助中央政府实施国内的控制,你看,香港民主吧,乱成这个样子,这样的民主你要吗?唉,真正希望中国走向民主的人一定不会愿意大陆旁边的民主典范变成这个样子。之前的台湾,已经给民主之路减分很多,现在香港更加糟糕,在东亚的华人世界里,民主的名声只能越来越低。这是全输啊。不过,这也说明,华人世界还在民粹的道路上,距离真民主还有相当距离。

香港之后会演变成什么形势?
1. 法国大革命模式:局势愈演愈烈,大部分港人终于无法忍受,站出来,要求港府结束乱局,港府得到民意支持而动用武力。如果港人能因此而反思,凤凰涅槃,也许可以走出一个新天地。但也可能因此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2. 局势持续动荡,导致香港瘫痪,并出现诸多人身伤害,港府无力制止,港独暴行在西方媒体充分暴露,中央驻军和其他力量出动平乱。这个时候,中央政府可能会收缩部分香港的自治权,要看港府是否有实力可以管理好香港而定。

做为预防措施,应该有一股力量,收集暴行证据,在欧美媒体上充分披露,引导舆论。出手还是不出手,应该取决于港人的意愿,只要港人自己想通了,后面的措施才好执行。

金老爷子,一路走好

闻金庸辞世,有些怅然,少许伤悲。

金老爷子为武侠世界盟主,亦为武侠三大宗师仅存硕果。盟主驾鹤西去,武侠从此白云千载空悠悠。

盟主常被世人称为大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如萧峰,如郭靖。金之武侠门派,立侠客大旗,传道义文章,家国情怀贯穿始终。

金之武侠,遍及大江南北,中原异域,引一众少年入门,或白马啸西风,或书剑恩仇,欲一生笑傲江湖,成倚天屠龙之举。纵不能化身杨过,亦想觅得佳侣相伴。

然,武侠一道,终与现实殊途。环顾世界,上至庙堂,下至黎民,无论东西,莫不是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侠客之旗,矗立云端,万民可见而无人擎之。呜呼,武侠已然悄逝,只仰望于书中,抑或,武侠只为庄公一梦。

然,金之武侠,辟一方桃源以飨少年,踏出门外亦留一缕遐思。少年长成后纵使奔走于趋利之道,亦能不时于天边望见漠北大雕,和它旁边的金庸。

金大侠,一路走好!

Sky Dive

睡着了?

送完靓妈,帅爸开着车带着妞妞回到车库。

帅爸打开后门,咦,妞妞在安全座椅上睡着了,两盒未开封的牛奶落在腿上。幸好没有把她留给靓妈。

“妞妞,我们到家了。”帅爸拿开牛奶,准备抱起妞妞,有点不对,妞妞的表情怎么变了,嘴角上翘,在笑,“妞妞,你又在逗爸爸。”

妞妞哈哈大笑,站起来扑到我身上。好吧,还是要抱上楼。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妞妞要做某事,被靓妈无情拒绝。妞妞勃然小怒,举起小手冲着哥哥打过去。

哥哥不爽,“又不是我批评你的。”

“我不要!”妞妞拒绝了哥哥的抗议,手从他背后划过,重重的落在了帅爸的臀部……

 

星星

​漆黑的夜

独行的人

行走却不知行往何处

行走但不知走到何时
夜空响起清澈的歌声

似一道闪电划破天际

那是天边的一颗星

明亮的闪烁

歌声照亮漆黑的脸

星光打开封闭的心
那是天上的最亮星

轻快的悦动

歌声照亮漆黑的路

星光驱散迷茫的雾
他奔向星星

迫不及待

摘下

星星眨着眼

大大的眼睛
跟随星星,他见到大海

牵着星星,他看见草原

拥抱星星,他遇见高山
他捧着星星

行走

行走不知行往何处,只要与星星同行

行走不知走到何时,只要与星星同在

直到身躯消逝

生命尽头

2016年法瑞无计划旅行之巴黎

IMG_8363 IMG_8365 (2) IMG_8387 (2) IMG_7267 IMG_7292 IMG_7294 IMG_7354 IMG_7420 IMG_7440 IMG_7516 IMG_7839 IMG_7931 IMG_8328

IMG_8568

无题

无题一
八暑迷途不知返
碧落黄泉信步游
欲醒还睡谁能唤
十三载前少年郎

无题二
樊笼好梦筋骨舒
缘涧高跃何处寻
怅忆踞石山林啸
跃地腾天拓洪荒

爸爸妈妈

“啊,我被蚊子咬了。”我挠着腿上的小包,随口说了一句。
妞妞走过来抱住我的大腿,伤心地说道:“我不喜欢蚊子吃爸爸的血。”
我心中升起一道暖流,“没事,下次爸爸多喷点驱蚊水。”
“喷了驱蚊水,蚊子会不会死啊?”妞妞抬头问我。
喷了驱蚊水都被咬,蚊子怎么可能死。我也懒得说那么多,以免引出更多的问题,就说了世界上最简洁的回答:“是。”
妞妞松开手,“那蚊子就见不到它的爸爸妈妈了。”
我……
——————————
“妞妞,吃冬瓜吧,好吃。”
“吃了冬瓜,它就见不到它的爸爸妈妈了。”
这冬瓜都已经煮成冬瓜汤了……
——————————
“妞妞,吃抄手吧。”
“吃了抄手,它就看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
谁能帮我找到抄手的爸爸妈妈,麻烦通知它们,它们的孩子都已经被妞妞超度了。
——————————
“阿婆,怎么不是鸡汤啊?我要喝鸡汤。”
“妞妞,你知道鸡汤是怎么做的吗?”
妞妞不解地看着我,不懂我要说什么。
“鸡汤是用鸡做的。你多喝一次鸡汤,就多一只鸡看不到爸爸妈妈。”
一向关心万物的爸爸妈妈问题的妞妞显然还泡在鸡汤里,没有跟上。我也意识到再诱导下去,弄不好妞妞就要学辟谷了。